幻方结构揭示宇宙所有的秘密

    ——幻方结构证明简修本之一

 
幻方结构揭示宇宙所有的秘密
   ——幻方结构证明简修本之一
   陈振华
   概要:
   宇宙物质为什么是这样的?宇宙运行为什么是这样的?宇宙社会应该是怎样的……
   宇宙物质、宇宙社会的所有“所以然”,幻方结构说能“一揽子”全部解释之。
  
   试问:宇宙物质为什么是这样的?宇宙运行为什么是这样的?宇宙社会应该是怎样的……
   有谁能告诉笔者,有哪一项理论能“一揽子”全部解释这些“所以然”。
   史蒂芬•霍金在他的《时间简史》中写有的一句话:“科学的终极目的在于提供一个简单的理论去描述整个宇宙。”
   至今为止,这样的一个“简单的理论”笔者还没见到。古今中外到目前所成就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都还只是宇宙物质和宇宙社会细节揭示,还没有一个理论能涵盖、统摄、解读这些所有细节。
   对幻方结构的研究,发现它不仅是“描述”,而且是揭示整个宇宙物质和宇宙社会的结构状态和运行状态,也就是说,幻方结构说能涵盖、统摄、解读宇宙物质和宇宙社会的所有“所以然”。
  换言之,幻方结构说能“一揽子”解释“宇宙物质为什么是这样的”、“宇宙运行为什么是这样的”、“宇宙社会应该是怎样的”等等所有的为什么。
   宇宙有多大,幻方结构话题就有多大;宇宙有多深,幻方结构话题就有多深;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所揭示的细节和所能提出的“为什么”有多少,幻方结构话题也就有多少。笔者只能用生计之余的“边角时间”慢慢道来——
   话题太大,还不知从哪里说起的好。
   先从我们身边的一个现象说起:
   朋友,你随便集合你身边的一群人,按年龄大小的不同给一个排序,从体重数量的不一给一个排序,依身高的差别给一个排序,按性格的活跃度不同给一个排序,甚至按集合时到达时间的先后也给一个排序,等等——
   能排序说明了什么?这里引出是“数序”概念。
   幻方结构说,就是“数序关系”说。
   这群人所排出的“数序”,相互间是什么“关系”?
   以性格为例,你身边以某机构或执行某项任务所形成的团队中,各成员性格各异,“各异”就可以排序。比如说,性格稳重还是活跃,可以排序;做事细致还是租放,可以排序,等等。该团队如果要形成最佳的组合,工作产生效率,就要做到性格各异的“互补”。
   这里引出的是“互补”概念。
   社会现象之所以应该这样,其根源在于物质现象原本就是这样的。
   朋友,你打开“元素周期表”,看到的就是一览无余的“数序表”;原子(元素)结合成分子时,“互补性”是其结构方式之一,比如说,极性化学键,就是典型的阴阳互补,非极性键也是一种“错位互补”。原子结合而成的分子,种类百千,从其质量、性质许多方面都可以排序;各分子结合而成的物质,要想达到生态活性,互补组合就是其中必不可少一种方式——如果不是互补组合,如原子(元素)“叠加组合”所成的是晶体,晶体本身是没有生态活性的。
   再往上溯,研究者们已揭示出原子是由更小的,被称之为“夸克”的小粒子组合而成的。还没有组合的夸克,处于一种称之为“夸克粥”的混沌状态,而夸克所组成的原子,就具备了生态活性——宇宙物质的构建就从原子开始了。研究者告诉你:原子中的质子和中子都是由夸克组合而成,所组合的每一个夸克都是不同的,“不同”就暗含“数序”,而质子和中子的每三个夸克的组合,是一种“色互补”关系——最经典的互补关系。
   更有意味的是,“夸克粥”时的夸克,虽为混沌状,似乎无序,但因其位置所处的远近有别,质量、活跃度等有不同,从而形成“序差”,“序差”就是“数序”的随机布列,这就有了按“数序关系”(即幻方结构法则)组合的前提——就像是,工地上的建筑材料虽混乱摆放,但就有了构筑房屋的前提。
   数序性、互补性还只是幻方结构诸多性质的其中两项,更多的性质和现象,且听后续分解。
  
 
 幻方结构公式解读
     ——幻方结构证明简修本之二

     陈振华
     概要:
     幻方公式的“集约数”在物质那儿“泛化”成“聚合召唤”,宇宙诞生成今天的样子,就是这“聚合召唤”所表现的生态力量聚合物质而成的;
     “聚合召唤”在人类社会中,就“泛化”成一种“凝聚力量”,比如说一个部落的“共生需要”,一个团队的“目标任务”,等。
    
     幻方公式是这样的:将n×n(n>=3)个数字放入n×n的方格内,使方格的各行、各列及对角线上的各数字之和相等。
     我们取n为3,3×3是九个数字,这九个数字可取范围为无穷,为使简单,我们取1至9的九个数字,将这九个数字放入3×3的方格内,要达到“方格的各行、各列及对角线上的各数字之和相等”的条件,这个数阵的排列方式是(令为例1):
     4 9 2
     3 5 7
     8 1 6
     显然,数阵各行、各列及对角线上的各数之和都等于15。
     我们说过,幻方结构说就是数序关系说。幻方公式揭示的是数序关系的规律。
     我们要引入古希腊科学家毕达哥拉斯“万物皆数”的观点,该观点的核心意思是:物质对象都由数组成,数是宇宙的要素,数的原则是一切事物的原则,数与物不可分,数就是物。
     我们在《幻方结构揭示宇宙所有的秘密》一文中例举过,人群、元素和分子都能排序,也是证实物与数的不可分。
     物质的生态关系和社会的理想形态,就是一种数序关系,幻方公式就是数序关系规律的集中表达。
     幻方公式的核心内容在“使方格的各行、各列及对角线上的各数字之和相等”一句,怎么解读?
     其一,句中的“使”字后“各数字之和相等”的结果并不是人为“使动”而成的,这结果是潜藏其中的,“使”是使其结果表露出来而已;换句话说,没有人为之“使”,其结果也是客观存在的。
     其二,n取数的无穷,对应宇宙“源物质”(比如夸克可视为“源物质”)的无穷;n取数的无穷,引伸为这样的组合种类为无穷,对应宇宙物质的实际构建量为无穷;公式的进一步引伸为层级组合,对应宇宙物质的实际构建为层级构建——我们一步步的探究发现,宇宙物质、物质生态极高境界的生命体、生命体所形成的宇宙社会、宇宙社会进一步形成的虚拟系统,无一不贯穿着“泛化性”幻方法则精神。
     其三,“各数字之和相等”(我们把“各数字之和”的和数称为“集约数”),表达是什么意思?这是“数序”的集约规律,也就是说,各“数序”(包括“物序”)之间的联系,总是要受“集约数”制约的。换言之,各数序为了一个共同的(“相等”的)目的(“各数字之和”)走到一起,形成了一个依存与共的共生团体。
     “集约数”在物质(表达为“物序”)那儿就“泛化”(“泛化性”也是幻方结构性质之一,专文再叙)成“聚合召唤”。
    “聚合召唤”是物质数序关系的“聚合力量”,我们解读为“生态力量”。
     宇宙诞生成今天的样子,是生态力量聚合物质而成的,包括生命的繁衍,人类的兴旺都是生态力量所致。比如说,“粥状”的夸克之所以初始构建成原子,就是这“聚合召唤”(“生态力量”)促成的;以原子为材料的构建,以及以此构建为材料的层级构建的继续扩展,也是生态力量促成的;在我们身边可以看到,一粒种子长成树苗最后长成参天大树,一个卵子加一个精子长成婴儿最后长成成人身躯,都是生态力量“聚合”物质元素而成的。
     “集约数”所引出的“聚合召唤”,在人类社会中,就“泛化”成——
     一个个家族、部落的“共生需要”;
     一个个民族、国家的“凝聚力量”;
     一个个团队、机构的“目标任务”;
     ……
     幻方结构说要探讨的是“因数序关系表现为幻方结构形式的宇宙物质关系”,以及以此为“镜像”的社会关系,幻方结构规律就是宇宙物质关系和社会关系的总法则。这一规律表现出数序性、规律性、联系性、共生性、变化性、发展性、成长性、进化性、独立性、平等性、互补性、制衡性、差异性、循环性、层构性、对应性、泛化性、旋转性、生态性种种特性。
     对各种特性的阐述,以及幻方结构说引出系列话题,后续竭诚奉献。
    
 

  幻方结构与“碳交易”
     ——幻方结构证明简修本之八十九

     陈振华
    

概要:
     “碳交易”之为自己经济行为的生态损耗买单,精神核心是可取的;
     “碳交易”规则如果真正以“生态价值”为价值,并量化为“财富”货币,深化、细化并实施到每个地球人头上,才可能成为较好的规则。
    
     我们先打一个比方:
     有一个公司大老板,他的公司每年要生产数亿计的产品,而后他卖出这些产品后,他本人从中获得了丰厚的利润——自然,这位老板成为目前不少人景仰的“富人”;
     另有一个乡下农夫,他守着村中的几亩田地,春耕秋收,粗衣简食;因为没有什么钱买化肥农药,只得多养禽畜沤制农家肥,使用石灰、草药土法治病虫害——这位农夫自然是多数人不屑一顾的“穷人”;
     如果我们要说,前者应该是一位穷人,后者应该是一位富人,肯定会引发大家的讥笑。
     而如果要以“生态价值观”,并将“生态价值”量化为货币,两人因对“生态价值”货币付账和进账的不同,前者就可能成为一位穷人,后者就可能成为一位富人。这里付账和进账的实施,当然要有对“碳交易”深化、细化规则并实施到每一个地球人头上的前提。
     09年12月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提出的“碳交易”,还不是这么一回事。
     比方中公司老板与农夫的贫与富之颠倒,原因在于前者的公司在生产过程中排放了大量的危害人类生态环境的有害“碳”,而后者的生产劳动,不但没有排放有害“碳”,还以他种植的作物吸收了一部分别人排放的有害“碳”。那位大老板要为他的“碳排放”买单,那农夫就应该分到一部分为“碳排放”买单的钱。因为那老板的“碳排放”做过了头,总账算下来成了“负翁”;而那农夫因植树做得好,“碳”吸收量大,不小的进账使他成了一位小财主。
    
     “幻方结构经济学”的阐述我们已有规划,但时间表安排在稍后,因为哥本哈根气候大会已把地球人类的前途摆到了议事日程上,本文的阐述提前了。
     现行的经济学和经济制度,有相当程度的内容是对“生态”的“反动”;而“幻方结构经济学”可能有相当的内容是对这项“反动”的“反反动”。
     举个简单的例子:劳动致富,懒人致贫,这是目前人类普遍认可的一项价值标准,而相应的经济制度的建立,其前提包含有这项价值标准。
     “幻方结构经济学”可能在某一角度上使这一价值标准颠倒过来:劳动致贫,懒人致富。
     如果该项“劳动”(包括科技劳动)所产生的生态损耗大于所带来生态助益——那么,做出这种“劳动”的人,就要为此付账。某人为生态价值账款支付过大,就将成为负债人,致贫是必然的了。一位懒人,因为其“懒”,虽然没做出对生态有助益的事,但也没有做对生态有损耗的事,根据幻方结构全民“共生共享”的原则,比照那位负债的“劳动”者,懒人反成为富有者了。
     这项经济计算方式,与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提出的“碳交易”有一致之处:你创造“财富”的经济行为较多地产生了碳排放,那么,你就得为你的碳排放买单。
     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之提出“碳交易”,其主旨与幻方结构的(全球)全民“共生共享”的原则也有一致性:地球,包括地球相关的生态大环境,是属地球全民的,是全民的“共生”系,应由全民“共享”。哪一个人,哪一个集团的经济行为对这“共生”系的生态账作了亏账的事,就要就拿财富货币来支付。
     “碳交易”具体的付账方式在这次哥本哈根气候会议上没有协商达成,原因之一是交易的公平制度没有协商达成;公平制度难以协商达成的原因之一又是,谁“富有”,谁的话语权就大;谁“富有”,谁的话语权就大,其根源又在于人类对财富价值的病态崇拜。
     目前多数是以对生态的过大损耗而产生的“富有”个人,或“富有”集团,如果以前述“比方”的例子来衡量,这些个人或集团,大多该是负债人,该是赤贫者;而那些目前是赤贫的个人或集团,比照来看,大多该是富有者——
     对这“颠倒人类”的价值观,甚至依此建立起价值制度,目前的“富有”集团和“富有”个人显然是不肯干的——真正以“生态价值”为量度,深化、细化的“碳交易”规则也不可能尽快建立起来。根源在于人类价值观的沉疴已病入膏肓,“自拔”是极难的。
    病态的价值观的病根在于对“财富”的占有欲。
     按照“幻方结构经济学”的对宇宙物质全民“共生共享”的原则,物质财富的“集中”,就违背了这项原则。当然财富“集中”,在恰当制度运作之下,还有可能实现全民共享;但实际上,这种可能性很小。
     成为人类顽症的癌症,医学研究者对攻克它的用功不可谓不努力,医学研究者对癌症的探究已获得一定认识,认为主要表现是在细胞“集中”生长不受控制。
     癌症的细胞“集中”生长不受控制,就是癌化(“集中”生长)的细胞失去了与生命体其它细胞“共生”的制衡联系,所“集中”的细胞成了病灶;病态财富价值观激发的对“财富”占有的实现,就是财富的癌化“集中”,从而阻隔了全民对它应有的“共享”——所“集中”的财富多数成为社会病灶。
     如果对生命体细胞癌化的源头问题不解决,对癌症的攻克永远也只可能是治标不治本;同样,对财富癌化“集中”的社会癌症的价值观的源头问题不解决,社会癌症所引发的生态危机也是没法解决的。
     “碳交易”虽然还没在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达成具体的实施协议,但它的提出已算是人类在开始为自己的生态前途想事了;虽然中心词“交易”仍是以作为交换的“财富”为基础,但其中至少表达了一个意思:对生态作了负面事就要亏损财富来抵消。
     地球人类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人类开始意识到这一点值得庆幸,但人类能不能争取到好的前途,还要靠下一步怎么做。
    
 

  幻方结构公式解读(附加)


     ——回复网友Yenjane的提问
     陈振华
     概要:
     幻方数序的集约规律是天然存在的,集约数也是自然相随的,同时随事物的变化而变化;
     幻方数序集约规律的天然存在,成为生态自然自发性的根源;
    用一支足球队为例:将各队员的技术指标从多角度排“数序”,“集约数”就在其中了,“最佳配合”的中心点就是这“集约数”,这可以建立一个数学模型。
    
     《幻方结构公式解读》一文在新浪论坛挂出后,网友Yenjane加了评论,并“期待”对他的提问给予回复。一是,网友Yenjane的质疑较有代表性;二是,他所思考的问题,有的是幻方结构说的重要话题,所以在这里作公开回复。
     网友Yenjane的原文是:
     “觉得楼主写得有意思,提两个问题:
     一、一个系统不是孤立的和静态的,不存在您所说的固定的‘集约数’,就算有,可能也是瞬息万变。如果我们最终无法‘寻求’到这些集约数,那又有多少实际利益呢?
     二、‘集约数’存在和已知的前题下,构建一个系统需要什么呢,这个‘使’按楼主的说法,是自发的,如果人工构建,从算法的角度看,是不是可解的,有没有数学上的论证?楼主能不能给出任意系统有‘集约数’的存在性和唯一性,贴出数学证明?
     期待……”
     提问中说到的“固定的‘集约数’”、“瞬息万变”的问题:
    “固定的‘集约数’”是yenjane的误读,原因在于笔者将要深入阐述的文字还在后续得等待的日子里。 “变化性”是幻方结构特性之一,包括集约数的变化,比如说,取1至9的数,集约数是15;如果取2至10的九个数,其集约数就成了18——集约数随时、并随与之相关联的“数序”变化的。笔者将有“变化性”的专题较详阐述,请关注。
     Yenjane说到了“寻求”一词,意思是在事物变化过程中,集约数“寻求”不到,就没“实际利益”。
     幻方结构的“生态性”是说幻方数序的集约规律是天然存在的,集约数也是自然相随的,同时随事物的变化而变化,不需要“寻求”的。当然,集约数虽然天然存在,但需做“归纳”、“挖掘”的工夫,这就像,自然界存在诸多的科学秘密,但去发现它,就要下“揭示”的工夫以及需要“揭示”的时间。“寻求”如果是这个意思,就没疑惑了。
     网友Yenjane说到的“使”的问题,“自发”的问题:
     “使”,即人为的意思;“自发”,当然就是非人为的自然生发。
     生态自然就是自发的,试问:为何生态自然有自发的动力?其根源是什么?
     我们从幻方结构说中可以找到其根源:原因就是幻方数序关系的集约规律是天然存在,按毕达哥拉斯的“数就是物”的观点推演,幻方数序关系的集约规律就是“物序关系”的集约规律,同样是天然存在的。
     这一“集约规律”的天然存在,就成为生态自然自发性的根源。
     我们认为,迄今为止,古今中外所有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都还只是对宇宙细节的揭示——当然,笔者要对为这些科学作出贡献的研究者们表达崇高敬意——但,就因为这些科学受细节的局限,“自然真缔”还没有被清晰认识、揭示,更谈不上形成一个制约科学运用的诸如“法规”的东西,加上人类价值观的“病态化”,本来是好东西的科学被滥用,所以“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人类以其“聪明”所研发的“科学”,在实际的运用过程中,不受“自然真缔”的规范,也就因此“科学反被科学害”的结果层出不穷。
     所以,自感局面难以收拾的人类,有了如今(2009年12月)在哥本哈根的气候大会。
     所有问题的症结在于人为之“使”的过滥使用,生态之“自发”被忽略。相关的详叙,我们将另设专题。
     网友Yenjane说到了“数学论证”的提议,希望笔者“给出任意系统有‘集约数’的存在性和唯一性,贴出数学证明”。
     当然,实在要做“数学证明”,也是可以做的,只是笔者的有限时间要做更有“实际利益”的事,如果谁有兴趣做,笔者可以告诉他“证明”做法的方向。
     我们用一支足球队来说明:
     先是“数序”排列——
     排“数序”的角度有多方面:
     按队员身高的不同;按进攻能力的强弱;按后方护卫能力的强弱;按传送能力的强弱——笔者不懂足球,如果请一名足球专家来做这类技术细分,可能能分出诸多的细项,每一个细项都可以排“数序”。
     每一项“数序”的排列都可以排出一个幻方结构数阵,其中就有了“集约数”。
     玩足球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为获得球赛的胜绩。决定胜绩关键在哪里?如果一支球队中有那么一两名排世界水平第一、第二的队员,可能并不能决定该球队就一定获胜,能获胜的决定因素在于各名队员的“最佳配合”,各名队员都发挥出最佳水平。
     “集约数”就是这“最佳配合”的中心点。“数序”排列又是多角度的,每一项“集约数”又将成为另一个层级的“数序”,另一个层级的“集约数”就是中心点的中心点——这样的“最佳配合”关系,因为是建立在“数序”关系之上,是可以用数学模型来表达的,也就是“数学证明”的一个方向。
     话又说回来,这些“数序”是不可靠的,因为,每一个队员的技术临场发挥有变化——也就是说此前技术水平排序在后的,临场可能发挥极佳,排到了前面,这就不是先前建立的那一个数学模型了。